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天水日报 > 三版 > 人文天水 正文

用蛋雕艺术传承历史的人

来源: 天水日报  作者:   2007-07-16 09:05  编辑: 樊醒民


  认识秦州蛋雕艺术传人赵荣棠先生,是去年四五月间的事。一个星期曰的上午,学友建平在电话中告诉我,说在本市罗峪小区,居住着一位从事蛋雕艺术创作五十多年,今已八十四岁高龄的老人。其人不仅蛋雕技艺精湛,而且学养十分深厚,问我能否抽空去拜访他。

  其实,作为一个熟知市井生活,但又十分艳羡陶潜笔下《归园田居》那种追求的人,对于拜访赵老先生,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也算是我同他的一种缘分。因此,我同朋友一道前去拜访。

  那是一个半阴半晴的上午,当我们敲了敲一楼右侧那扇门的时候,一位腰身微驼的老人给我们开了门,并热情的邀我们坐下来。等坐定之后,建平介绍说,眼前这位老人,就是赵荣棠先生。

  赵荣棠,1923年生于秦州。祖父赵钟林,字献一,清增生。“性和慧,人皆贤之。精岐黄术,善书画、篆隶”(《天水县志》),精于蛋雕。他三十岁那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一枚祖父刻在鸡蛋上的“生来瘦、老更刚”的蛋雕艺术品,让赵荣棠大开眼界。字迹苍劲古朴不失灵顿,构图简洁明快不乏空灵。这件物品,给了他一种启发,那刻起,他就萌生了继承祖父蛋雕艺术之愿望。此后,就以蛋为田,以刀为犁,求索于蛋雕艺术之路。

  当时的赵荣棠先生,曾供职于天水伏羲路完全小学,担任学校第二负责人。工作之余,他就全身心投入蛋雕技艺的钻研。不入此门,不知其深浅;一旦进入此门,方知蛋雕艺术之博大精深。为了尽早入门,他就常常向祖父求教,闲暇时间,揣摩祖父那一件件蛋雕艺术品。

  蛋雕艺术,亦讲求意在笔先。要求“立意高远,构图简洁精巧,刀法工稳自然。最终达到作品思想与艺术形象的高度统一。”天资聪慧的赵老先生,由于自小秉承家风,具有较为深厚的传统文化做基础:从《三字经》、《百家姓》、《干字文》、《龙文鞭影》到《四书》、《五经》及《老子》、《庄子》等,他都广为涉猎;书法师宗“二王”(王羲之、王献之)及赵松雪等,因此,其作品从立意构图到图案、文字的表现力,都很有见地。

  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不求闻达斯世,因此外界知之甚少。一他的居室里,靠墙的桌上放着一块已故秦州著名书法家陈柳州先生所书的《陋室铭》木匾。室内床上、墙角、桌上、窗台,尤其是那一长条桌上,整齐的布放着一摞摞颜色发黄的书籍。卧室的阳台上,数盆君子兰,绿叶青翠,花繁盈盆。其实,在赵老数十年蛋雕艺术创作的经历中,他不知谢绝过多少次媒体采访,也不知放弃过多少次“民间艺术大师”的封号。那天,他对我们直言,说:“人之一生,非常短暂,名利乃身外之物。蛋雕作为秦州一种较为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要把它发扬、光大,传承下去。名利与我如浮云。”

  赵老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为能使蛋雕这门艺术传承下去,近八十岁高龄的他才收徒并将这门技艺传授给徒弟们。较有成就的,如:缑文涛、邓克俭、刘建平等。这些人秉承老先生之教诲,用心在蛋雕艺海中爬涉,而且因受老先生启发,刘建平在书法的研习中,已有所得。

  就这样,他凭着一股坚韧不拔的毅力,完成了浅雕、浮雕、透雕艺术求索的艰难爬涉。最终创造出蛋壳曲面雕刻到蛋壳曲面镶嵌之工艺。其代表作有:临摩敦煌壁画“飞天”,历代名人书联、古代人物如“伏羲、女娲”等,花卉以莲、梅、竹、兰、菊为主,但最多的却是那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早已完成的蛋雕“莲花”。看到这些莲花,我就想起了北宋唯心主义哲学家周敦颐之《爱莲说》:“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之君子者也”。也许,眼前这位老人,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之莲花。

  (李吉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