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天水的“天津卫”秦岭

 

  天水的“天津卫”秦岭

  □黄应军

  秦岭何许人?秦岭在他的博客介绍中特别注明:籍甘居津。甘,指甘肃;津,指天津。

  有段关于作家秦岭的轶事。天津《渤海早报》“外地人看天津”栏目请秦岭畅谈对天津的感受。谈完了,天津读者却不买报社的帐。天津读者压根儿就没把秦岭当作外地人,按照天津读者的逻辑,合着秦岭本该“天津卫”才是。这是一种让人为之动容的文化情结。天津人对一名作家的尊重、呵护、青睐以及大都市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情怀,一如升起在渤海湾的满月,温馨而皎洁。天津市社科院孙玉蓉教授在《浅谈建国以来天津中坚作家队伍的构建》中分析天津市青年作家队伍、特别是70、80后作家群时说“能够像秦岭一样引起文坛关注和轰动的,目前还为数不多。”(《理论与现代化》2009年第3期)。资深学者的文化心理一目了然:秦岭的创作势头和理念,代表的不是“外地”天水,而是天津本土文艺界的一种现象。

  天津人呵护一个文化意义的秦岭,当然与秦岭的小说《皇粮钟》、《断裂》、《绣花鞋垫》、《碎裂在2005年的瓦片》等系列小说有关。我想,他们在乎的未必就是秦岭笔下天水风味的乡土气息,而是喝着海河水、吃着津沽大米、呼吸着渤海湾空气的秦岭是如何以一位天津作家的身份为中国文坛“找到中国农民”艺术形象、“拓展乡村小说新领域”(专家语)的。秦岭为中国农村题材小说大观园一次次增添着别开生面的艺术之花。花开天津,芬芳当然从天津四下逸散。秦岭是个热爱土地的人,他因为热爱天津的土地,所以才能在天津的土地上开花结果。有趣的是,秦岭以天津人的身份出现在京、津地区的研讨会、高校论坛的时候,他的话题总离不开故乡天水的沟沟坎坎。他回答上海《文学报》记者提问时说:“我站在崖畔看村庄”。

  这是哪里的崖畔呢?天津雄踞华北大平原,可是一马平川啊!秦岭笔下的崖畔,必然遥指甘肃,具体说就是天水。中国作协副主席、天津作协主席蒋子龙在北京《皇粮钟》研讨会上如此评说秦岭与天津之间文化关系的感受:“有一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感觉”从秦岭的现实根脉上追溯,蒋子龙眼里的“天上”,实质上是天水。

  秦岭有浓厚的“天水人”情结。他在博客中说:“常到故乡寻找过往的记忆和脚印。”据我的观察,秦岭每次来天水的方式,更像和这片土地窃窃私语,连亲友、老同事、老朋友都不知他在天水的行踪。他常领着北京、上海、西安的导演、演员悄然出现在秦州、秦安、清水一带的偏远乡村。有次,演员们被葫芦河一带的风情感染,就在河边排练起了话剧。往往是他和大队人马离开天水时,我才知道他刚刚和故乡对接过。他告诉我:“我喜欢住箭场里的宾馆,主要是为了让客人们第一时间感受天水”。言外之意,他是主人,他领来的人统统是客人。2009年,秦岭率剧组在藉口乡放牛沟采风时,应邀在藉口中学给师生做了一场关于《读书与人生》的报告。他说,坐在这里的讲台上,他很清醒应该投入怎样的真诚和感情,这种感觉,即便在大学的讲台上,也很少有过。

  他的“皇粮”系列小说曾被北京、山西等许多省市改编成多个剧种,却没有一部按照天水地域文化风格改编的。某导演直言:“天水有古代文化,没有现代文化”,秦岭愤而提笔写下了《这啥球事吗这》。他呵护天水,像是呵护花园里吹皱了的花儿。

  籍甘居津。秦岭眼里,天津天水,都是他人生的花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顾洋  稿源: 天水日报
《走在路上》出版   2012-01-04
听风儿吹来的蓝色牧歌   2012-01-04
《华岐史略》出版   2012-01-04
胸中飘落的宁静   2012-01-04
草木有情   2012-01-04
婉约之美   2011-12-26
温情与感恩   2011-12-26
难得敏捷与坦诚   2011-12-26
阅读:新诗创作中的跨越和飞跃   2011-11-08
阅读:秦文化研究的重要收获   2011-11-08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