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一个孤寡老人的葬礼

 

  一个孤寡老人的葬礼

  ●甘冬

  “养儿防老”,是中国人的传统理念。但是如今的中国,即使孤寡老人也老有所养,终有风光体面的葬礼。清水县草川铺乡的蔡妈妈,就在乡敬老院度过了她的晚年,她的葬礼也算隆重。

  蔡妈妈逝世于2011年11月30日,终年75岁。她只生过一个孩子,未能存活,后来又抱养过一个女儿,七八岁上也死了。两个孤苦的老人,受党和政府的关怀照顾,50岁那年,他们住进了草川铺乡新建的敬老院,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老伴大蔡妈妈12岁,于1993年去世,之后蔡妈妈坚强地活了下来。在敬老院的25个年头,她陪送了40多位孤寡老人,为每一个人都尽过体贴关怀,对晚年病重的人,她煎药送饭、换洗衣服、送水端尿,都当成自己分内的事。而她自己临终时,炕上没有一点尿痕与痰迹,人们说这是她积修的善果。

  12月1日的早晨,天气奇冷。获知蔡妈妈病逝消息的清水县文化广播影视局局长李国桢,携同工会主席周翔宇,买了花圈和祭品,驱车前往蔡妈妈的坟地,参加了老人的葬礼。

  李国桢在草川铺乡政府任过十多年的乡长、乡党委书记,蔡妈妈也是他最熟悉的人。蔡妈妈作为最早进入敬老院、又见证过敬老院历史的一位老人,如今与世长辞,李国桢在百忙中,还是赶了60多里路,参加了老人的葬礼。

  李国桢一行赶到坟地时才8点多钟。草川铺乡党委副书记刘玉代、黄崖村的党支部书记李金喜以及不少村民,早已冒着凛冽的寒风,做着下葬的准备。

  几个花圈立好,各种祭品摆上之后,大家都很随意地讲起了蔡妈妈的生平、经历和她的模范事迹,从不同的方面表达了对这位老人的怀念和赞扬。

  一位熟知蔡妈妈的老人说,蔡妈妈是一个老红军的女儿,她的父亲名叫蔡占荣,草川铺乡刘庄村人。蔡占荣16岁那年就被抓了壮丁,在冯玉祥的部队里当兵,因为他年龄小,人机灵,很受长官爱护。他所在的部队改编后,就被派往江西围剿井岗山的红军,但他的连长原是冯玉祥部队的人,不愿打这个仗。第三次围剿中,连长就带领他们起义投奔了红军,蔡占荣当了一名话务兵,经常出入红军指挥部。

  长征时,在四渡赤水的战斗中,蔡占荣的右脚踝骨负了伤,战友们舍不得丢下瘦小的他,就轮换背着他走,有时还用担架抬着他。而首长们除有病及负伤者外,也只是骑马走。他一直被背出了草地,到了毛儿盖,因为患了疟疾,为防止传染,红军才把他留在了一个好心的老乡家。那位老乡是一个中医大夫,治好了蔡占荣的病,也疗好了他的伤,半年后,才打发他回家。途经天水城时,蔡占荣在旅社被国民党的警察抓住,差点被枪毙。后来确认他是红军伤员,经社棠镇公所保释才放回家,一家人得以团聚。解放后,参加过长征的清水县武装部部长刘清溪一直把他当老战友关怀。改革开放后,政府又给予蔡占荣“红军流落人员”的特殊照顾。蔡妈妈就是在这样一位红军战士的家庭出生长大的。父亲的言传身教,使她从小就养成了善良的品德。

  蔡妈妈照顾父亲、母亲、弟弟,也照顾周围的邻居、乡亲,谁家有大小灾难或红白事情,她都会去帮忙。住进敬老院以后,农忙时她还要到亲戚、乡邻家去帮忙播种收割,她就这样劳作了一生,在乡间留下了好名声。

  但是关于蔡妈妈是红军后代的事,乡亲们很少知道,李国桢也是头一次听说。他为过去不了解蔡妈妈的经历而惋惜,也为过去关心她不够而遗憾。

  坟地上,大家的述说、追忆,其实就是一篇很好的追悼词,坟头的一切活动,就是一场隆重的追悼会,一次别开生面的葬礼,不仅体现了党和人民的情感联系,更开创了一个新的葬仪风俗和文化走向!

  蔡妈妈的墓就在老伴的身边,如今,他们一家又团聚了。

 
编辑: 顾洋  稿源: 天水日报
看望老红军   2011-07-05
红军突破渭河防线   2011-05-20
阅读:红军师长张辉血洒娘娘坝   2011-05-06
市领导慰问省管垂直单位和老红军困难户   2011-01-27
市领导慰问离退休老干部及老红军遗孀   2011-01-14
红歌传唱队慰问武山县洛门蓼阳老红军汪富山   2010-07-21
张景辉李文卿慰问老红军老干部和敬业模范   2009-09-28
红军师“跨越——2009”实兵演习凯旋庆功会召开   2009-09-16
记天水市三中教师李红军   2009-09-07
张应华慰问老红军和副地级离休老干部   2009-01-08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