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他,从古堡走来

 

  他,从古堡走来

  □川宇

  见到闫虎林时,我正站在小广场上赏雪。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悄悄地说来就来了,就像阎虎林一样,说来就来了。

  我走神的瞬间,闫虎林拿出一本书给我。我接过他的书,随即被上面的书名题字所吸引——陈忠实题写的“天水古堡”这四个字,像四颗闪闪发光的宝石,那光芒一下子便刺疼了我,让我的目光再也无法挪动。我们聊了一会儿,因为老阎还有采访任务,我们便匆匆拜别。

  在老闫踏上采访车的那一刻,我忽然感到手中的书沉甸甸的,像一座千年的古堡,将沧桑而忧郁的气息带给了我,让我整个人堵得慌。老闫啊,你怎么想起带一座古堡给我?噢,那老闫是从古堡里走出的人,他不带古堡他还能带什么呢?谜一样的古堡,梦一样的古堡,庄严而又肃静的古堡,在雪花中将我紧紧包裹。我想,我是该回去仔细研读古堡千年的密码,以此减轻我内心的慌。

  《天水古堡》的序言是秦岭先生所写,他给古堡写了四个字:“岁月和血”。难道不是吗?走近古堡,一种苍凉而悲壮的情绪自胸腔内慢慢升起,让人不由地感伤岁月,感叹历史。我不禁暗自发问,曾经到底有多少血肉之躯夯实过古堡?又有多少刀光剑影划过古堡的门楣?还有那风,到底吹皱了多少古堡的烟尘?还有那雨,到底淋湿了多少古堡的城墙?还有那残阳,到底染红了多少古堡的泥土……沉默,我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书中,古堡的身影一次次折断了我的目光,让我无言,久久不能平静。

  天水的古堡星罗棋布,闫虎林和李子园的书中收入了上百座,这需要多大的耐心和毅力啊。我为有这样的同学而骄傲。他们不是专业考古人员,但他们却胜过考古人员;他们的足迹遍布五县二区,他们的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一种悲怆的人文情怀。他们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精神食粮,还让我们在一次次遗忘与回归中看到了另一种真实。古堡已在历史的烟尘中慢慢老去,也许若干年后,用泥土筑起的古堡又将会回归到泥土。我不得不为之反思:我身边还有多少座无人问津的古堡?转身之间,古堡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书中描写张家川古堡的文字与图片并不多,我在第十四页最下方看到了信陵堡的图片和一些文字:信陵堡,位于张家川县渠子乡寨子村梁上。民国十八年(1929年),甘肃发生大饥荒,盗匪四起,宣化岗先后修建宁陵堡、慕陵堡、信陵堡三座城堡。信陵堡为民国十九年(1930年)由马元超六子马殿武主持修建,占地约二亩。

  看到这些文字,我莫名汗颜。为啥?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张家川人,我所知道的古堡知识竟是那样浅薄,我不知道宁陵堡,不知道慕陵堡,不知道信陵堡,甚至我连这三座城堡去都没去过。我汗颜啊!还好,有闫虎林和李子园的书,它让我走近了家乡的古堡。其实,张家川的古堡不止这三座,还有汪堡、梁家堡子、洪家堡子、王家堡子、白起堡……还有好多好多不知名的堡子,它们静静地立在荒芜的山头,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拓荒者的到来。倘若闫虎林和李子园再出《天水古堡大全》,我定会以拓荒者的名义为他们鸣锣开道。

  古堡,一个民族的隐痛,一个民族的伤口。这隐痛、这伤口告诉我们:人类一边用左手建造了古堡,一边又用右手摧毁了古堡。而我却不能做什么,我只能在岁月深处默默地看着古堡。那个从古堡走来的人,他也只能沉默着,沉默着,用自己的一杆笔写尽古堡的万种姿态,万千愁绪。

  雪依然在飘,但不是闫虎林那天来时的雪。那天的雪,早已融化。我坐在办公桌前,一些古堡从我眼前飘过,又从我眼前飘落,伸出手,眼前空荡荡的,心中却莫名地潮湿。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顾洋  稿源: 天水日报
浅谈农村小学课外阅读教学   2012-11-14
浅谈中学语文阅读与写作   2012-10-23
阅读:新诗创作中的跨越和飞跃   2011-11-08
阅读:秦文化研究的重要收获   2011-11-08
阅读:序张津梁《诗海拾滩》   2011-11-08
阅读:《古城影纪》序二   2011-09-06
阅读:对乡土的感念和诗歌的信仰   2011-09-06
阅读:农民起义领袖郭化如   2011-09-06
阅读:真情·真意·真抒怀   2011-09-06
阅读:渭河支流洛河之神是人是神各执一词   2011-09-06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