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再累是活着 (小说节选)

 
再累是活着 (小说节选)

 

  □周应合

  母亲是农民,她的一生是劳作的一生,是庄稼的一生,她满脑子都是碧绿的庄稼。六十多岁了还在务地,仍然与庄稼为伴。她说:活着真好,干活真好,这人不干活就没用处了,人到世上就是干活来的,侍候庄稼来的。母亲一直特别看重她的庄稼。

  昨晚我梦见了百里之外乡下的母亲,她坐在炕沿上,身旁是一堆玉米,她满脸疲惫,用线缝着一只裂着口子的脚,给我说:“娃儿,我要出门回娘家去了,送你把家门上的钥匙吧!”我收了钥匙,看着母亲穿好鞋,从老家院落的西头走了,只看到她的背影,背影慢慢缩小,一直向路的尽头走去,但背影一直没有消失,像一个剪影贴在路的尽头。

  我知道这是她回娘家的路,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脚常年裂口子,总喜欢用线缝脚的口子,母亲每天下地或出远门都要缝裂着口子的脚,每次回娘家时都是这样去的,一个剪影贴在路的尽头。

  可是,第二天父亲从百里之外的老家打来电话,说母亲病了,让我快快回来。

  百里之外的老家等着我,还有些可知不可知的事等着我,我起程了。一天后到家了,院子仍旧是那座院子,很静,一些亲房在院子里走动,母亲喂过的几只鸡也在院子里走动。我感到空气静得异常,静得让我心跳,空气里有一些黑絮在飘荡,给院子里落下一层密密麻麻的影子。亲房二爷看到我来了说:“合,你来了,进屋吧,你母亲黎明前走了,我们给她落草送魂先走,你父亲不,非要等你来了不可,她的草还没有落哩,你父亲就等着你哩。”

  我才知道母亲病世了。是在背草时忽然昏倒在地去世的。

  我快步进屋。母亲穿着她常穿的那件蓝袄躺在炕上,面色红润,双眼微闭,像是睡着了一般。一看母亲的面容我放下心来,母亲没有死。父亲看到我来了,平静地说:“终于把你等来了,我们落草吧,送你母亲的灵魂先走啊!”

  我说:“母亲没有死。”

  父亲说:“她的魂还附在身上,她还没有走,就等你哩!”

  我大喊一声:“妈,我来了,你睁开眼吧!”

  我一喊,我看到母亲的身体动了一下。许多人都看到母亲的身体动了一下。

  二爷说:“别再打扰她,给她穿寿衣,再给她落草让她走吧,早去早托生。”

  母亲的寿衣锁在那个大立柜里,二爷要打开锁从里面取寿衣,向父亲要钥匙,父亲四处找钥匙,却找不到钥匙,急得父亲不知咋好,说:“她病重时,我就把钥匙从衣袋里取出来,放在了窗台上,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后来有人提意将立柜的锁砸了,从里取寿衣。这时,我无意从自己的衣袋里一摸,却摸到一串硬梆梆的东西,取出来一看却是我家立柜上的钥匙。

  我说:“钥匙怎么在我口袋里?”

  父亲说:“你母亲老糊涂了,误将钥匙装在了你口袋里。”

  给母亲穿寿衣时,从母亲的旧衣服里掉下了一张麻纸条,我一看说:“这是我母亲的八字,她带了一辈子,就让母亲带走吧!”我将这张麻纸装进母亲的寿衣口袋里,就给母亲落草。二爷将写有母亲名字的一个红包用一根红线串着,呼着母亲的名字说:“月儿,三魂六魄去吧,都去吧!”屋里的人应和道:三魂六魄去了,都去了。他们一遍遍这么说着,将那个红包从窗口放出去,挂在了屋檐下,落草结束了。

  然后就将穿着寿衣的母亲从炕上抬到地上的长桌上。我坐在长桌旁的草铺里守灵。这时我看到母亲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长长出了一口气,胸部和肚子就瘪了下去。我清楚,母亲知道我来了,就彻底地走了。我一下心里充满了悲伤,泪流了出来,忍住没有哭出来,声音却哑了。母亲就这样不肯离去,却还是走了,许多人不愿让她在这里多留一会儿,她只能走了。母亲看到我给她守灵,她走了。

  母亲遗留在院子里的脚印还在,空气中还残留着母亲的声音。

  在母亲的脚印和声音中,在母亲的往事中,我们为母亲办丧事。母亲已为自己准备好了后事,寿衣、棺木、纸,及丧事用的钱、面、米、油都准备好了。

  木匠来了,阴阳先生来了,唢呐手来了。我的两个姐姐来了,她俩一个在河南省,一个在河北省,家里拖累大不易走开,就来晚了。

  河北的大姐哭声很大,但泪水不多,因为她不是母亲所生,是我的大母亲所生;河南的二姐哭声小,泪水多,昏过去了几次,她是我母亲所生。两个姐一来,大声一哭,我家才像有了丧事,更像一回事了,她俩的哭声一波波向院子外传去。许多人才知道我母亲去世了。但我父亲却不让两个姐姐哭,说:“哭啥哭,总没死人吧,只有死了人才这样哭。”父亲的话让许多人觉得有道理,母亲已是六十七岁的人了,是该走的时候了,是寿元到了,这种死才不叫死,是“走”。你不走,总不能五世六世同堂吧,那么多人没处吃没处住,走是给即将降生的人让路,腾个住处;大姐常有病,你不走,活得太多,弄不好,你会送她走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可是村子人最忌的。而那些十多岁二三十岁的人死了才叫死,人生路还没走到一半,就急着“走”了,这不能让人不生气吧,许多人就气得哭,这哭才是应该的。

  母亲的去世就是红事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司庆元  稿源: 天水日报
从故事到叙事——李彦周小说写作的历程观照   2013-02-18
莫言手法来自中国民间小说   2013-02-18
长篇小说《山坡草》读后   2012-07-02
包永庄小说《山坡草》出版   2012-07-02
访天水市80后小说作者杨逍   2011-09-02
天水小说创作的困惑   2011-08-22
《当代小说》重点推出杨逍作品   2011-08-22
访天水市80后小说作者李彦周   2011-08-04
活着,就应该有价值   2011-05-16
阅读:毛泽东给儿子开书单推荐志怪武侠小说   2011-04-08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