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行走文庙间

 
行走文庙间

  □陈强

  最初对秦州文庙的认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的。那时我家从北关搬迁到中华西路的双槐树院,我也转学到了中华西路小学,学校就设在文庙里。我第一次看到学校里有一座很大的宫殿,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文庙的大成殿。在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把小学设在秦州文庙里也是有历史渊源的。从唐代开始,政府官办的地方学校中都必须建立孔庙,把庙和学建在一起。所以,学校设在文庙里,也是中华传统儒学和新中国学校教育相结合的一种文化传承的具体体现。

  秦州文庙设在州衙所在地的西南隅。据清乾隆年间秦州知州费廷珍编修的《直隶秦州新志》载:“文庙在城内西南隅,上为大成殿,左为崇圣宫。台下东西两庑各九间,前为戟门,门外左名宦祠,右乡贤祠,中为泮池,前为棂星门,外东西二门相对,门外为‘德配天地’,‘道贯古今’坊。相传元代大德六年教谕粱公弼始创。”秦州创建文庙的时间与元朝兴建都城孔庙的时间在同一年,这个历史的巧合,证明了元代统治者对儒学的倡导和对圣人的崇尚。

  童年时,对文庙印象最深的就是大殿。巨大的一座房子,前面的木制门窗又高又大,殿门几乎从来没有打开过,怀着好奇,我们常常脸贴着门缝朝里看,但是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一丝神秘感就一直留在心里。大殿前面是用青砖和石条砌成的与殿面一样宽大的平台,后来知道那叫月台。正面铺有台阶,两侧也有台阶能走上月台,课余时间我们常在上面玩。到了冬天,男同学就凑在大殿前雕有二龙戏珠的水磨砖墙下玩“挤麻子”的游戏。

  大殿月台下两侧是两排教室,大殿的正前方是戟门,作为老师的办公室。戟门的东侧有一个月门,通向东院,东院的地面北高南低,中间有台阶,高的一面是个小操场,我们在那开过运动会。操场的北边也有一排教室,东边是一个小院,里面有阁楼,我们的校长就住在里面。南面小院有东西两排教室,是古建筑。院子中间有两三株古槐树,我在东面的教室里上过课,教室里面有几根粗壮的柱子,估计是将檐柱的走廊包了进去。戟门的西侧也有一个月门,里面是烧开水的水房。南侧是一排教师宿舍,前面是小花园,再向南走,就到了学校前院西南角的一个小篮球场,我们经常在那里打篮球。

  文庙大殿前有一株古柏和一株古槐,据说有700多岁了,它们也是我们童年时的朋友,课余时间我们常常围绕着它们追逐嬉戏,有时累了还爬上那棵有分叉的柏树上歇息一下呢。不过每当轮到我们小组值日,打扫完卫生,学校的后院已是寂静无人了,看着那苍郁斑驳的古柏和夕阳下静谧的大殿,顿觉其庄严肃穆,威仪赫然,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害怕,不敢逗留玩耍。学校的教室廊檐和台阶是白麻石或青石铺的,经过岁月的侵蚀和学生的踩踏,磨得很光滑。印象中,原先一些石台阶上隐隐约约刻有文字,只是漫漶不清了。岁月无情,原本言之凿凿、昭彰于世的东西,在某些特定的历史年代里,也都寂寞无声。

  我们家在文庙前的学街里住了十四五年,我的童年、少年、大半的青春年华都是在那里度过的。我常常梦回双槐树院和文庙,可是,古老而珍贵的学街却在旧城改造中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仿古一条街。现在,只有文庙的大成殿、戟门以及那两株古柏和六株古槐尚存。和它一起的那些老街老屋都已不复存在了。在数百年历史的洗涤之后,代表天水文史印迹的文庙的建筑群终被历史剪裁的只剩下一座单体的文庙建筑了!此时,文庙的孤独却也印证了它的珍贵。行走在文庙的学街上,文庙,更像是人心目中翻开的一部博大而精深的古书,近两千年来,人们一直在汲取着它的微言大义,它的每一处都散发着恢宏而醇厚的思想。

  常常在深夜梦回时刻,我看到自己漫步在刻有文字的青石月台间,寻觅着先祖遗留的文字,可它们却是那么的模糊,怎么辨析,我都无法识得其圣哲意义。我想,我即使穷尽一生也无法窥见其真理吧!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司庆元  稿源: 天水日报
行走天水   2012-12-24
天地间的独立行走   2012-10-25
行走在故乡的影子背后   2012-01-13
“行走的西安世园会”路演推广走进天水   2011-07-11
市青联委员首次县区行走进清水   2011-05-20
夜读手记:被召唤的行走   2010-01-08
一生行走——记我国徒步旅行者陈亮法   2007-04-18
“发现”号宇航员完成第一次太空行走   2006-12-14
秦州文庙的沿革   2006-11-20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