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卜进善和他的《杜甫在陇右》

 
作者:辛轩

  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且高速运转的时代,运用一整天的时间去做一件事的人越来越少,运用一整年的时间去做一件事的人则更少,但如果运用十年的时间去做了一件事,不要说他做出了多么重大的成绩,即便是从毅力角度和如何对待人生,怎样活着的角度去说,似乎都有着一些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的兴趣,似乎都有着一些让人不得不说的话题。因为任何事情一做就是十年,必得对于眼前纷至沓来的花花世界视而不见,必得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必得如宗教徒般笃信虔诚意志坚强。

  如果是个虔诚的宗教信徒,日复一日地做自己要做的功课我是能够想象得到的;或者退上一步说,如果是一位有着人生阅历的长者到了退休之年,子女有成,没有后顾之忧,然后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做就是十年,我也是能够想象得到的,可是我所遇到的此人却既不是宗教信徒,更不是垂垂老者,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他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开始做一件事,并不知不觉地让自己步入了中年。

  他到底要做什么事情呢?

  他在做一件关于研究杜甫在陇右的事情。

  既然他在做学问,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可是当我静下心来一想,这人的骨子里却有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一种让我无法想象的东西。我觉得他太坚强,太执着,太有勃勃雄心,他知难而进,富于挑战性,他似乎是要专啃硬骨头,跟自己挑战。而我又知道,我们每个人可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挑战自我说起来容易做起难,敢于挑战自我者那可是人中龙凤啊!

  试想,杜甫对于中国文化甚或世界文化来说,其地位岂可小觑!杜学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在杜学的研究领域早已是巨著煌煌,专家云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字辈要挤入到这样的队伍中去该有多大的勇气和魄力!

  然而此人却又是精明鬼道的。因为他切中了杜学研究的脉博,最接地气。他没有贪多贪全,而是截取了杜学中杜甫在陇右这一特定时段,时间仅为三个多月约一百天,杜诗仅为117首。虽然杜甫在陇右仅驻足三月有余,虽然杜甫在陇右仅留有117首诗歌,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三个多月和117首陇右诗却在杜学中举足轻重,有着不可忽视的份量。

  杜甫乾元二年秋天来到秦州,时值安史之乱,他刚从左拾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华州郭州牧邀宠心切,要他做他的枪手写一些如何试进士策的文章,而当时战祸加饥馑,饿殍遍野,生灵涂炭,他“满目悲生事”,毅然辞去司功参军的官职来到秦州。来到秦州后“西征问烽火,心折此淹留”,先欲长居,可是“但添新战骨,不返旧征魂”,“忠臣辞愤激,烈士涕飘零”,“天风随断柳,客泪堕清茄”,却又举起如椽之笔,饱蘸血泪,以诗为剑,行侠仗义。他几乎每天都有做诗的冲动,他主动搜集素材,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入诗,他进入了自觉的诗歌实践时期。他记述秦州风土人情、山水形胜,民族关系,抒发自己以身许国,立功沙场的诗篇,成了杜诗乃至唐诗中风格独具,最富有历史价值的篇章,既是诗人创作之高峰,又是诗人诗歌之转折。正是因为杜甫以秦州杂诗,同谷七歌等为代表的陇右诗的形成,杜诗之沉郁顿挫的诗风方日臻完善。至此,他之诗歌“争奇竞秀,极浓郁顿挫之致,各首变化,绝无蹊径雷同,极得画家浓淡相间之法”,从而确立了他为唐朝最伟大诗人的地位,“文章惟许谪仙俦”,“老杜诗名惟李配”,整个全唐诗,便只有李白与之比肩并秀。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在秦州仅呆了三个多月之后便离开了。所以他在秦州的这一百天左右时间,他在陇右,无疑成为杜学研究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当然更为接地气的是此人就是东柯谷人,他的名叫卜进善。虽然杜甫在秦州仅驻足三月有余,虽然东柯谷是距秦州城约三十公里的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子。然而他初来秦州不久即去了东柯谷,而且杜甫最初西来就是奔着这个村子来的。杜甫“因人做远游”来到东柯谷是要找他的侄子杜佐的,“嗣宗诸子侄,早觉仲容贤”,杜甫对于东柯谷是有着殷切的希望的。在他的心中,东柯谷就是一片人间乐土,就是一片能够让自己踏踏实实地生存下去的家园。所以当他来到这里,即满心欢喜,热爱有加。“东柯好崖谷,不与众峰群。——采药吾将老,儿童未遣闻”,这“瘦地翻宜粟,阳坡可种瓜”的东柯谷果然是一片人间乐土。果然是一片能够让自己踏踏实实幸幸福福地生存下去的美好家园。虽然他在这里住的时间很短,虽然他又不得不离开这儿来到秦州城里,然而他对于这里的向往,对于这儿的希望却一直陪伴他直到他决意离开秦州之时,他只有在对此处彻底失望,彻底绝望之后,才无可奈何地离开了秦州。所以无论要研究杜甫之陇右诗还是杜甫在陇右,这个小小的东柯谷必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而卜进善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因而他的研究便更为直接地接了地气。

  无论杜甫之陇右诗还是杜甫在陇右在杜学中的地位的形成都不是偶然的,历代的学者对它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研究,并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研究成果。如果仅从研究成果上说,卜进善达到了怎样的程度我是说不准确的。可是让我赞赏的是他对这一领域进行研究时所采用的方式方法。他除了如同所有严谨的学者一样,板凳能坐十年冷,文章不叫半句空,认真研究并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实地考察,一一坐证之外,同时更用一颗诗心,用心去感悟。他这种将心比心的研究方法或许在学术界并不认可,且在历来的学术界也并不多见。可是对于我个人而言却是让我喜爱的,更是让我敬佩的。他至少给我个人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新方法。无论正确与否,我都愿意学习。他试图运用自己的一颗童心,一颗赤子之心,一颗诗人所独具的诗心去会杜甫的天真无邪之心,去会杜甫的诗心,其结果便被杜甫的纯厚之心所温暖,便被杜甫纯净的诗心所净化,他的心灵便也被杜甫的睿智所照亮,而所有这些,都是让我分外羡慕的。你比如说,杜甫在陇右所接触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总共四五人,其中有个叫阮昉的。杜甫称其为隐者,赞赏他“足明箕颖客,荣贵如粪土”的气节,然则阮昉仅是杜甫在秦州新结识的一个朋友,除了他曾把自己新收的薤蒜给杜甫送来三十束,“盈筐承露薤,不待致书求”,除了他“清诗近要道,识子用心苦”,对于诗歌创作的良苦用心,其余的信息则少之又少。对于一般的学人,则已无路可走而到此为止,可是卜进善却要去独辟蹊径。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去拜访一个距阮昉千年之后的阮姓人家。这个阮姓人家除了与千年前的阮昉一样居住在东柯谷之外,除了都姓阮之外,还会有其它必然的联系吗?又比如杜甫在陇右时期曾提到过一个叫下马原的地名,至今无人能详,而卜进善却在秦州街头偶然发现班车上有一个叫下马的地方,于是他就去考察,当然结果是此下马无法证明就是彼下马原。然而他于那阮姓人家的交往,他在那阮姓人家的院子里揣度杜甫与阮昉的会晤,又会有怎样的感悟呢?

  卜进善的学术成果《杜甫在陇右》经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来,得到了专家学者的青睐,其价值自有众人评说,我不敢妄加评论。可是我却特别喜欢他这种做学问的执着劲头,或者说我特别喜欢他这种做事情的执着劲头。我敬佩他在做他想做的事情时,不被滚滚红尘所蒙蔽,不被花花世界所吸引,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本本真真。在卜进善面前,照出的是我疏懒的生性和患得患失,所以我必须要向他学习,同时还要向他表示我对他的敬意。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郑唯(见习编辑)  稿源: 天水日报
专家学者研讨《杜甫秦州诗别解》   2013-04-01
序《栗亭与杜甫》   2012-12-20
杜甫秦州诗中的田园风光美   2012-10-23
栗亭文学笔会暨纪念杜甫诞辰1300周年座谈会在徽县召开   2012-05-23
市文化界举办纪念杜甫诞辰1300周年诗会   2012-05-17
天水杜甫纪念馆“文化设计”刍议   2012-04-01
杜甫研究会成立五周年纪念大会召开   2011-08-22
杜甫在秦州:招魂几许为李白   2010-05-17
文化--杜甫东柯草堂处境尴尬   2009-11-18
纪念杜甫流寓陇右摄影展暨纪念封首发仪式举行   2009-10-13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