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珍珠拾零

 
珍珠拾零

——读《清汀散文》

  读《清汀散文》犹如拾捡一颗颗散落在神州大地上的珍珠,每篇都是那么真,那么纯。天然去雕饰,没有华丽的词藻,用质朴的语言,让真挚的情感在字里行间流淌,便写成一篇篇耐人寻味的散文。文章短而精,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对天水风土人情的描述,有对名家的采访,有对历史的眷恋,有对生活的评说,谈古论今,开阖纵横。

  杨清汀像是一位历史学家,他仔细考查发生在天水的老故事,事件客观真实。他笔下的地主分子,不是那么凶残恶狠,否则他们的子孙也不会那么有所作为。文章中贫下中农对其批斗也确实丧失了天良人性。《肥六爷》一文有如下一段记述:

  “如果要说和其他享福人的区别,就是他多了个老婆,多读了些书,在人之大欲的吃喝之外,会享清福。他能作文,也能写诗,凡世交故友,远远近近的读书人,他都喜欢,常常聚在一块儿,诵风吟月,踏园赏花,一派名士模样。……或者,邀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上山打打猎,活动半日。有一段时间,从河边的林子里,晚上传出此起彼伏的哀号声,那是大队干部和民兵们,把四类分子抓起来,一一吊在树上,抽打他们的罪恶。剥削了哪些人?变天账在哪儿?银元埋在何处?多么心狠手辣,罪大恶极的敌人啊!打!打!打!像狗一样打死也活该。得用好办法,他们让这些人穿上单衣,这样耐打,不烂皮肉,而要疼死这些家伙。他们将干扫帚在水里浸湿,打起来带劲,能钻到肉里,却又死不了人。”

  短短的一篇《肥六爷》,画出了“阶级斗争”中的一个阴影,读后令人心酸、心寒。当年我目睹了此情此景。

  《清汀散文》散发着浓郁的乡情。秦州的巷道、古树,三阳川的土布、桃子,杨家家族的兴衰,都让人觉得那么亲切,那么耐人寻味。语言平实,夹叙夹议,像是饱经沧桑的学者在讲述、在点评,形成了自身独有的朴实而大气的文风。作者描述秦州的巷道:“飞将巷是汉将李广给后人留下的一条千古名巷,秦州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内涵,正是从这些貌不惊人的巷道流出来的。”作者由二郎巷,联系到古织锦台,赞颂了才女苏若兰:“这条巷陌中抛出的一方锦帕,竟在辞藻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激起了几道美丽的涟漪,也算为备受压抑和歧视的妇女们出了一口恶气。”

  对名人名家的采访,更是倾注了他的仰慕之情。他用睿智的目光去观察,寥寥数笔,洒脱的形象便跃然纸上。如《谒季羡林先生》:

  “先生清瘦之极,像一株古梅,坐在一个窄小的高桌前。先生徜徉于历史,不能自己。未及叩问,便满怀深情,谈到了北大的李长之、汤用彤、胡适等人,还有他们的子女。当谈到提携过自己的北大校长胡适时,老先生说:‘当时教育界都不赞成他走,但还是走了。’然后,寿眉抖动,似乎是自语,又好像对我们说:‘如果胡先生不走,划成右派可就麻烦了!’说完,他心有所释似的,笑了。”

  在《献给季羡林先生的祭歌》一文里,作者对季老崇文的精神境界又作了深刻剖析。

  作者精妙的点评可见其犀利的目光和宽阔的胸襟,文字幽默有趣,亦唤起读者共鸣。如《进关山》:

  “莽莽关山,横挡在秦陇之间。秦人东越它,成就了霸业;汉人固守它,孕育了一代帝国;唐人西跨它,开拓了大唐盛世。一切历史皆已逝去,现在呢,关山已不去想许多刀光剑影了,它宽阔的心胸让我们感受到人间情怀的久远和真味。所以,我更愿意靠近它的呼吸,变成一棵树,守住它的绿色。”

  又如《潋滟》一文,作者游西湖,想到东坡的诗,联想到西施、范蠡,又作如下议论:

  “西施是个大美人,生前死后,王侯将相,文人骚客,村夫愚妇,都是承认的,但仅仅是个美人而已,或许是个颇有心计、神秘莫测的美人。我真不明白,对这么一个女人,为什么大家都要赏之咏之且念之呢?她的美已欺骗了世人两千多年,范蠡培养的这个职业谍报人员,美则美矣,可不是好玩的。甚至我疑心,范蠡也未必玩得住。”真是妙趣横生!

  杨清汀家居麦积区石佛镇中石村,父亲杨宜珂是石佛中学教师,为人正直诚恳,毛笔字写得极好,与同仁相处甚好。清汀受其父严格教育,学习刻苦,也写得一手好字。他作文极好。八十年代初老师们集中精力抓七门高考课的教学,谈不到因材施教,因此在短短两年高中岁月里,学校从未搞作文展、书法展之类的活动,学生的天赋得益于自身刻苦磨练。一九八二年清汀考入天水师专(现师院)中文系,逐渐步入文坛,现有多本专著。丰厚的文化底蕴孕育了他的书法,浸透魏晋风骨,亦备受称赞。

 
编辑: 司庆元  稿源: 天水日报
雨丝:我是你的珍珠   2011-07-04
故乡拾零   2011-05-09
秦州方言音义拾零   2007-01-15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