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麦积山石窟 获取“世界级名片”(组图)

 

丝绸之路跨国申遗成功

麦积山石窟 获取“世界级名片”

-本报记者成雄景春燕

 

  一、放飞申遗梦想

  6月18日,险峻秀丽的麦积山石窟迎来难得的清凉,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游客纷至沓来。

  “麦积山申遗,事实上已于上世纪80年代提出,距今有30多年的时间。”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申遗办副主任臧全红一边翻着厚厚的资料,一边对记者说:“只不过当时没有形成文本,没有上升到国家的层次。”

  世界遗产,特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自然景观与文物古迹,因被认为是人类罕见的且目前无法取代的财产而受到全球极高关注,加之申报世界遗产的程序复杂、竞争激烈,因此,申报世界遗产被视为摘取“金字塔尖的荣誉”。

  天水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历届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申遗工作,经过多年的谋划,2001年,天水着手麦积山石窟申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工作,并于同年8月成立了由市委书记任组长、市长任副组长、相关单位组成的申遗领导小组,抽调人员成立了麦积山申遗办公室。

  经过不懈努力,麦积山石窟被列入了我国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预备名单。但由于世界遗产组织限定各国每年只能申报一个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而我国敦煌石窟和龙门、大同、大足等石窟都已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世界遗产组织认为我国石窟遗产类较多,不宜单独申报。为此,我国政府代表在芬兰第26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正式承诺,今后不再单独申报石窟类世界遗产。

  这个承诺,让麦积山石窟“申报双遗产”的梦想戛然而止。

  二、申遗之路反复曲折

  机遇之门的意外关闭,让麦积山石窟的申遗之路充满了变数。然而,就在此时,却从中国国家文物局传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倡导协调下,2006年8月,中国国家文物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在吐鲁番召开了“丝绸之路跨国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国际协商会议”,签署《丝绸之路跨国申报世界遗产吐鲁番初步行动计划》,标志着丝绸之路跨国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正式启动。

  丝绸之路,世界最长的一条文化遗产线路。从沙漠到草原,从陆地到海洋,从游牧到佛教,从经济到文化,丝绸之路将世界连在了一起,它成为经济交流、文明互鉴的象征。

  2007年4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申遗地区研讨会”上,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5个国家通过了丝绸之路概念文件。2009年成立了丝绸之路系列世界遗产申报政府间协调委员会,这是一个督导委员会,由参与丝绸之路廊道申报的所有缔约国代表组成。

  丝绸之路是东西方融合、交流和对话之路,2000多年来为人类文明的共同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将中亚、中国以及中亚以西的国家与丝绸之路相关的遗产地整合在一起申报世界遗产,这一思路的可能性讨论了数年之久。

  跨国联合申报“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原定2010年6月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4届大会上接受正式审核、表决。为此,国家文物局确定48处我国进入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点,我省有11处文化遗产点被确定为丝绸之路申遗点,我市麦积山石窟、水帘洞石窟拉梢寺名列其中。

  中国与中亚各国不仅为丝路申遗做了大量工作,付出了巨大的艰辛,同时也给麦积山石窟申报世界遗产工作带来了转机。作为丝绸之路廊道申报项目中的一个遗产点,我市将麦积山石窟申遗的目标由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转到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轨道。

  从2007年开始,我市丝路申遗工作按照国家、省上总体部署完成了所有工作,接受国家、省上的检查,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然而,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遭遇了申遗策略的重大调整,使得麦积山石窟的申遗历经坎坷。跨国申遗历时7年,却由于中亚诸国国内的原因,申遗进展不平衡,申遗未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导致跨国申遗进度迟缓。

  就在这种关键时刻,2011年12月27日,国家文物局在乌鲁木齐召开跨国系列申遗协调会,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两国代表研究推动三国联合申遗工作,并草签了《丝绸之路跨国申遗工作备忘录》。取消了以前的申遗名单,把丝绸之路整体线路划为廊道。

  在这条连贯亚欧的道路上,文化认同成为穿越时空的内在纽带。

  作为“贸易之路”“交流之路”“对话之路”,丝绸之路创造了一段近2000年的历史。而今,盛世中国要书写一段新的历史——2013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时提出要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今年6月5日,在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弘扬丝绸之路精神,促进文明互鉴”。

  今天,基于文化认同,中国与中亚国家携起手来,以申报世界遗产的形式,共同保护丝绸之路文化遗产。而此次中哈吉三国联合丝路申遗涉及的33处文物点,让文化认同找到了物质的载体。这样的认同感,给予“丝绸之路经济带”最好的历史支撑。

  2012年2月28日,国家文物局在北京召开了丝绸之路申遗工作推进会,对我国申遗的主要工作任务等予以重大调整,重新研究和部署了丝绸之路申遗相关准备工作,重新确定了丝绸之路首批申遗的大名单(甘肃省列入“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项目)其中,我省有玉门关及河仓城遗址、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下寺、悬泉置遗址、锁阳城遗址及墓群等五处申遗点,取消了水帘洞石窟——拉梢寺(以后还可以作为申遗拓展项目继续申报)。

  2013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我国分布在河南、陕西、甘肃、新疆的22个遗产点,列入中国丝绸之路首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将丝绸之路申遗文本提交给世界遗产中心。

  从申报自然和文化“双遗”,到申报文化遗产,从单独申报,到联合申报,申遗参与者审时度势,正确抉择。事实证明,这一系列决策是正确的,是符合实际的科学之策。

  三、细节关乎成败

  寥寥数语能道明麦积山石窟申遗的进展,却说不清其中饱含的艰辛。

  2006年至今,申遗一直是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的一项重要工作。细节关乎成败,细节影响大局。“谋事、干事、成事”离不开对细节的把握。8年来,麦积山石窟围绕申遗所做的工作不计其数,但要想使申遗最终取得成功,功夫就要下在细节上。

  大的方面,编制完成了《麦积山石窟保护规划》,并于2010年5月由甘肃省人民政府公布实施;有计划地开展了对麦积山石窟濒危塑像及壁画的抢救性保护维修工作;完成了全部洞窟的文字记录工作,建立了档案资料的检索、存放与数据电子化管理平台;聘请和引进、培训了一些具有相关专业技能的技术人员等。

  小的方面,按申遗要求在保护范围内设计和制作了保护标志碑、界碑、界桩;拆除了遗产区内的研究楼、宿舍楼;将遗产区内的人工草坪改造为疏林草地;将瑞应寺小道、中区山门石台阶原有的水泥勾缝全部改成白灰并适当做旧……

  “麦积山石窟要成为世界文化遗产队伍中的一员,除了靠其本身的价值外,是否有良好的周边环境、严格的管理体系等也至关重要。所申报的世界文化遗产看重的是历史和自然风貌,因此必须剔除与遗产价值及真实性、完整性不相符的人为痕迹。比如:我们改变瑞应寺广场的现有铺装,就是为了降低其亮度及反光度;将瑞应寺小道、中区山门石台阶原有的水泥勾缝全部改成白灰并适当做旧,将瑞应寺外部长廊的水泥地面改造成青砖地面,并用砖灰勾缝;将遗产区内的人工草坪改造为疏林草地;拆除遗产区内的艺术研究所研究楼、宿舍楼,完成该区域的复绿工程和观景台建设工程等等,就是为了还原这个区域内自然的真实面貌。可以说,这项工作更注重的是细节,事无巨细一点也不敢有丝毫马虎。”说到为麦积山石窟申遗所做的每一项改造,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申遗”办副主任臧全红非常感慨。

  “监测工作也是申遗专家组考核时非常重视的一个方面。监测的内容很广泛,包括文物本体监测、气象环境及洞窟环境监测、有害生物的监测、山体渗水监测、游客监测、综合管理监测等方方面面。”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监测室主任董广强说。

  “时间:6月18日12时32分05秒,温度22.1度,湿度60%,风速为0”,走进麦积山石窟研究所的监测室记者看到,在电脑屏幕上,自动气象站监控软件显示着麦积山石窟的温度、湿度、气压、降水量、蒸发量等监测指标的实时数据和状态。

  “麦积山石窟的文物本体包括洞窟中的塑像、壁画以及山脚下的古代寺院建筑及其附属文物,根据调查和统计,目前石窟中保存的塑像有7800余尊,壁画1000多平方米,寺院占地约1500平方米,单体建筑9座,并有一定数量的碑刻、壁画等,这些都是我们进行文物本体监测的主要内容。”董广强说。

  为了给文物建立起科学系统的档案,麦积山石窟研究所的监测人员采用文字记录、测绘图、照片、建立病害档案等方式,对基本数据、每件文物的保存状况、所依存的崖体情况等方面都进行了严格忠实的记录。“申遗成功后,麦积山石窟的监测工作将更为专业、系统,内容也将更为丰富。”董广强介绍说,“在完整记录的情况下,采取定期对照检查的方法对这些文物进行检查,及时分析新出现的问题,并根据情况提出相应的措施,以确保文物的完整性。”

  形形色色的档案,为各个单位、各个学科,提供了翔实的物质资料保障,为今后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空间。

  “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建所以来进行的各项工作,比如文物调查、文物维修、文物展览等,都会形成各类记录、报告、方案、文件以及图纸、照片、拓片、摹本等原始资料,这些资料对于文物的科学管理、妥善保护、学术研究和合理利用都是极其珍贵的重要依据。”麦积山石窟研究所资料室主任孙永刚介绍说。

  作为文物保护单位,记录档案工作是文物信息化的组成部分,是文物保护单位管理数字化的基础,也是为在一些极端情况下(例如自然灾害、盗窃、战争等),文物遭到破坏后对文物进行维修、追索等提供可靠依据的重要措施。有了这些文物档案,麦积山石窟才能做到“有案可查”。完整的档案记录,为科学地制定保护、规划,以及环境的合理利用提供了可靠保障。

  2013年7月,由加拿大人狄利琳女士一行人组成的世界遗产专家组来到麦积山石窟进行现场考核评估时,关注更多的仍是一些细节。

  瑞应寺广场上新铺的地板砖,可以看到清晰的岩石纹理,这是为了降低地板的亮度及反光度而凿刻的。沿栈道而上,与游客的兴趣不同,狄利琳的眼睛紧盯着石阶的白灰勾缝、厕所的位置、垃圾箱的样式、远山深处的建筑位置以及旅游线路如何设置等,狄利琳如此“苛刻”,也正反映了麦积山申遗的艰辛。

  四、在不懈追求中实现申遗梦想

  申遗成功令人欢欣鼓舞。无论是参与过申遗的专家、政府官员,还是景区管理者,都会用艰难来形容这条“漫长的路”。

  “要说申遗所做的工作,真是一言难尽,工作做得太多、太多了。”天水市文物局副局长杨晓红说:“申遗是一项系统工程,工作量相当大。”

  杨晓红说,多年来,天水市十分重视辖区内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特别是为麦积山石窟文化遗产的保护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工作。一是成立了天水市政府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办公室,积极支持、领导和协调麦积山石窟申遗工作。二是投入巨大的人力和资金,完成了麦积山石窟遗产区内全部和缓冲区内部分土地的退耕还林工作。三是通过采取有效引导和限制发展的办法,严格控制了遗产区及缓冲区内原住民的建设规模和人口增长速度。四是积极配合麦积山石窟申遗工作,对遗产区范围内原住民房进行整饬,拆除了位于麦积山石窟西崖下的醉仙楼并进行复绿。五是积极开展麦积山景区内的防灾抗灾工作。通过以上工作,最大限度地保护了麦积山石窟文化遗产点的完整性和真实性。

  杨晓红说,在申遗过程中,国家有关部委始终给予高度关注和支持,省、市领导高位推动,亲临一线指导,省直、市直相关部门和驻市单位全力配合,景区干部群众热情参与,形成一切合力。

  由于世界遗产组织对申遗有绝对的数量限制。根据2004年世界遗产大会公布的“苏州决议”,一国可以提交两项预备世界遗产,但至少必须有一项是自然遗产。此前“一国一项”的限制虽然放宽,但附加条件依然苛刻。比如每年大会审议的遗产总数不能超过45项;没有遗产列入名录的缔约国具有申报优先权。因此,申遗过程往往长达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而“革命尚未成功”的申请在渺茫的希望中努力着。

  但无论申遗的过程如何曲折反复,麦积山石窟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文化遗产地,始终没有“掉链子”。

  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曾被一位文物界专家称为“天大的事”,由此足见其在文物工作者心中的分量。

  2014年以前,在甘肃,可以说有“一处半”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以及作为长城组成部分的嘉峪关。而这“一处半”的获批,尚是1987年的事。如此稀有,如此难得,所以丝路申遗工作被专家称为“天大的事”。

  丝绸之路规模巨大、遗产数量种类繁多。如何将这个超大规模的文化线路遗产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是摆在三个国家面前的难题。中哈吉三国签署的协议文书涉及了中文、英文、俄文、哈萨克文和吉尔吉斯文5种文字。仅语言一项就是其他申遗项目所无法比拟的。

  每个申遗点的准备工作,包括保护规划的编制、文物本体的保护修缮、周边环境的整治、保护工程的实施、设立专门保护管理机构、颁布专项保护管理法规等大量具体庞杂的工作,甚至还包括对当地群众的宣传,每一项都不容忽视。

  这是中国首次进行跨国联合申遗,并无现成经验可供借鉴和学习。中国与中亚国家语言不同、体制机制不同、国家和社会各界参与程度不同,这些都为协调统一推进申遗进程制造了不小的难度。

  面对重重困难,中国不仅圆满完成了本国的申遗任务,还主动承担了相应的国际职责,成为跨国申遗重要的推动力量。

  五、沉甸甸的“烫金名片”

  申遗成功,毫无疑问是麦积山石窟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更是一张沉甸甸的“烫金名片”。

  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地方,将成为世界名胜,不仅有世界遗产基金提供援助,还可由有关单位组织招徕国际游客进行游览活动。

  从我国一些世界遗产地申遗前后游客数量的变化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申遗成功使当地旅游迅速升温。

  当年,鲜为人知的平遥、丽江等古城因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声名鹊起,由此创造出可观的社会经济效益。公开数据显示,1997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平遥古城,1998年门票收入从申报前的18万元跃至500多万元,翻了近30倍。云南丽江古城在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后,其旅游综合收入达到13.44亿元,占丽江国民生产总值的50%。

  几十年的努力,换来丰收的硕果,几百个日日夜夜的期待,终于有了美丽的答案。被授予世界文化遗产桂冠的麦积山石窟,在向世界各地展示绝世容颜的同时,必将闪现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世界遗产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对祖先、对世界、对遗产保护的郑重承诺!

  在当前世界遗产审议标准日趋严苛、项目竞争愈加激烈、成功率大幅走低的国际环境下,此次成功申遗,见证了中央、省、市各界的努力和麦积山石窟沉积已久的自然魅力。

  对麦积山石窟来说,此次成功申遗,意味着知名度的进一步提高和经济价值的进一步提升,意味着拥有了世界通行的免于战火的战争豁免,更意味着今后的保护和开发将向世界级水平看齐,以尽到缔约国“保护、保存、展出和传承后代”的责任。

  泰戈尔曾经这样形象地演绎一个哲学命题:“‘可能’问‘不可能’:你住在什么地方呢?‘不可能’回答道:在那无能为力者的梦境里。”如今,麦积山石窟申遗成功,我们已经把“不可能”留在了无能为力者的梦境里。

  这,是大自然和我们先祖经历漫长岁月留下来的宝贵财富,每一代天水人都有责任把它们完好地交给下一代。

  若干年后,当我们对后代讲述当年申遗艰辛时,可以自豪地告诉他们:“你们看到的,就是我们当年看到的!”

  天水努力了,我们成功了!

  ●隋唐洛阳城定鼎门遗址是公元7—10世纪丝绸之路东方起点都城的南入口及街区遗址。主要包括定鼎门门址、城墙遗址、天街遗址、里坊遗址、水系遗址等。

  ●汉魏洛阳城遗址是公元1—6世纪中华文明发展史上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四个重要王朝的都城,是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

  ●新安汉函谷关遗址是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汉帝国设立在中原地区的防卫都城,以及洛阳作为东汉都城时自丝路起点都城西行必经的重要关隘。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是公元前2世纪前已形成,汉唐时期沟通长安、洛阳两大都城交通要道的组成部分。长期沿用至20世纪,保留了古代车辙、蹄印、蓄水池等遗迹。

  ●兴教寺塔是唐代高僧玄奘法师及其弟子窥基、新罗弟子圆测的舍利墓塔。其所在的兴教寺为佛教唯识宗重镇。

  ●大雁塔是8世纪为保存玄奘法师由天竺经丝绸之路带回长安的经卷佛像而建。大雁塔为现存最早、规模最大的唐代四方阁楼式砖塔。

  ●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是公元7—10世纪丝绸之路东方起点都城的宫城遗址,地处唐长安城东北、南倚长安城北墙而建。

  ●小雁塔始建于8世纪初,小雁塔所在的荐福寺是唐代长安三大译经场之一。

  ●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是西汉都城宫殿遗址。遗址规模宏大,有主殿、宫垣等遗存。

  ●彬县大佛寺石窟建于公元7—10世纪,是唐代都城长安附近的重要佛教遗存。

  ●张骞墓是汉朝杰出外交家、探险家张骞的墓葬,为封土墓葬形式,有“博望造铭”封泥、石兽等出土文物。

  ●麦积山石窟开凿于公元5—13世纪,是河西走廊及其周边地区仅次于敦煌莫高窟的大型石窟群。

  ●炳灵寺石窟是公元4—10世纪持续开凿于黄河岸边的要道上、保留最早纪念题记的石窟。

  ●玉门关遗址是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汉朝设立在河西走廊地区西端最重要关隘的遗存,位于祁连山西端疏勒河南岸戈壁。

  ●锁阳城遗址位于古代丝绸之路上连接中原与西域地区的交通枢纽,是河西走廊上人类土地利用的杰出范例。

  ●悬泉置遗址是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汉朝设立于河西地区的驿站遗址,有汉代坞堡、房屋、马厩等遗址。

  ●交河故城是公元前2世纪—公元14世纪丝绸之路东天山南麓吐鲁番盆地的重要中心城镇。主要遗存包括城址、墓葬区及大量出土文物等。

  ●北庭故城遗址是公元7—14世纪丝绸之路东天山北麓的第一大中心城镇,是天山以北地区的重要军政中心和交通枢纽。

  ●苏巴什佛寺遗址于公元3—10世纪持续沿用,是西域地区保留至今最大、保存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佛教建筑群遗址。

  ●克孜尔尕哈烽燧是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汉朝设立在天山南麓交通沿线的军事警戒保证设施。

  ●高昌故城是公元前1世纪—公元14世纪丝绸之路东天山南麓吐鲁番盆地的第一大中心城镇,主要遗存包括城防系统、宗教建筑、民居建筑及出土佛教文物等。

  ●克孜尔石窟是公元3—9世纪开凿于天山南麓古龟兹地区的佛教石窟。

  丝绸之路中国段申遗点

  相关链接

  2001年,天水着手麦积山石窟申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工作,并于同年8月成立了由市委书记任组长,市长任副组长,相关单位组成的申遗领导小组,抽调人员成立了麦积山申遗办公室。

  2006年,完成了麦积山石窟全部221个洞窟的文字记录工作,并于2012年建立了档案资料的检索、存放与数据电子化管理平台;

  2007年,在国家及省文物局的支持下,完成了麦积山石窟渗水治理一期工程,有效地缓解了石窟渗水病害的发生;

  2009年,在省文物局的支持下,自筹资金24万元对汶川大地震中受损的麦积山石窟山顶舍利塔塔身进行了全面维修,彻底根除了病害;同年,按“申遗”要求,在麦积山石窟保护范围内遗产区和缓冲区设计和制作安装了保护标志碑、界碑、界桩;委托天津大学编制完成了《麦积山石窟保护规划》,并于2010年5月由甘肃省人民政府公布实施;委托敦煌研究院编制完成了《麦积山石窟监测预警体系设计方案》,并完成报批。

  2011年完成了麦积山石窟照片、线描图及内容总录的搜集、整理工作以及221个洞窟的病害调查工作;

  2012年拆除了遗产区内的艺术研究所研究楼、宿舍楼,实施该区域的复绿工程和观景台建设工程……

  摄影孙永刚

  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表决现场

  花平宁摄于卡塔尔多哈

  044窟——佛——西魏

  127窟——菩萨

  004窟——薄肉塑伎乐天——北周

  123窟——童女——西魏

  (以上图片摄影:花平宁、孙永刚)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司庆元  稿源: 天水日报
麦积山石窟在生态平衡中保护文物与动物的“共同家园”   2014-06-19
麦积山石窟的呼唤:期待守望下一个千年(一)   2014-06-06
市领导赴麦积山风景区调研   2014-03-06
工人在麦积山温泉度假酒店项目工地走过   2013-11-07
麦积山山地自行车赛晋升全国“精品”   2013-11-06
纪录片《麦积山石窟》摄制人员在进行航拍(图)   2013-11-05
市领导看望《麦积山石窟》剧组人员   2013-11-01
央视开拍大型电视纪录片《麦积山石窟》   2013-10-25
麦积山石窟游人如织   2013-10-09
市领导督查麦积山景区环境整治工作   2013-09-24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