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号CN62-0012]
[邮发号53—25]
[社长:王小熊]
http://tsrb.gansudaily.com.cn/l
 七月麦田(三章)

 
七月麦田(三章)
作者:陈赟平

  □陈赟平

  草帽

  去年的麦秆,被沧桑的手指编结成金色的草帽。

  在今年涌动的、澎湃的、盛情的麦浪之上,它上下起伏、左摆右晃。

  它下面是汗水恣肆的、皱纹累累的脸庞,是弯得很低、朝向热土的腰身,是喘着粗气、穿越时空的声息,是攥紧了镰把、青筋暴涨的手臂,是时光与心力较劲的沉默。

  这个朴实却生动的景致,高过村庄所有的父亲和母亲,高过村庄所有的爷爷和奶奶,高过远远近近所有的麦客,宣告着北方乡村的艰辛、父老乡亲的盼头。

  这些浮于大大小小麦田之上、深深浅浅生命河流之上的细节。

  犹如一叶叶飘荡的小舟,装载季节的热度、日子的深度、心灵的广度。

  犹如太阳小小的兄弟,挤出哪怕一点点难得的凉意,点缀、呵护滚滚麦浪,并推出最后的黄金品牌。

  从清晨开始,顶着万里晴空,历经大半天炙烤的草帽,收藏割麦者全部的心声。

  再酷热,草帽不语;再劳累,麦客无言。只有满地横七竖八躺着的麦茬,正在以自己的形象证明着什么。

  镰刀

  挥镰收割,这种没有任何修饰的表述,自自然然推出了季节的高手——镰刀。但一个“挥”字,让镰刀既充满力量又隐含闪亮,足够的劲道与明快的锋芒合而为一,却不露声色。它不事张扬的品质,多么可贵!

  而虎口夺粮,这种极尽夸张和比喻的语言,张扬咄咄逼人的气势,谁说酷暑不就是一只威猛的老虎呢?那么毒的日头,会将任何一个健壮的麦客,烧得筋疲力尽、面目全非。可一个“夺”字,怎生了得,身手要特别快当、动作要特别敏捷,要有天大的勇气和胆量,非凡的谋略和智慧。面对恶毒的热,唯独一把把精瘦、锋利的镰刀,挺身而出,将渴盼已久、如今熟透的麦子,将这种能够滋润生活、饱暖光阴的“粮”,义无反顾地从虎口夺回来。

  不但出力流汗地“夺”,而且要抢夺。抢夺,就是与热浪翻滚的时间赛跑,就是将皮肉裹着的206根骨头,根根作为锋利的镰刀。那个快啊,仅一眨眼的工夫,站立的麦株便齐刷刷扑倒一大片。

  于是,在这个季节密密压压的镰刀背后,在火一样磨炼的锋利深处,聚集了成千上万汗流浃背的庄稼人。他们和镰刀一起,用汗水和心血,用忠诚和良知,用信念和决心,捍卫着我们人人离不开的粮。

  父亲,母亲,与父母亲一样的庄稼人,先一天晚上磨好镰,第二天一大早就拎它上路。走过一条直路,拐过两条弯路,爬上三道坡路,终于钻进一片麦田、游进一波热浪,使出浑身解数,一个劲打捞丰收、喜悦。

  镰刀,其实是庄稼人在这个季节的另一种形象啊!

  麦子

  孩子,当你在七月酣畅地嚼着雪白的馒头,你可否想到,乡村的亲人正在以骨头和汗水,回笼一本万利的麦子,回笼光荣家族和生命的信物。

  看啊,田野之上,秸秆之上,麦子滚圆,是好日子的盼头,是振翅欲飞的快乐之鸟。

  金黄的生命之浪,涌动饱满的麦粒,沐浴黄金的承诺,掀起精神的高度。

  酷热的阳光之手,借助亮闪闪的镰刀、大檐檐的草帽,一次次翻腾麦田,对麦子进行最后的打磨,做着最后的剥离。

  这人间最朴实最生动的语言,发表在村庄周围远远近近的田野,记载我们美丽的日月、丰收的心情。

  孩子,你知道吗?

  一粒粒麦子,就是一颗颗汗珠,串成大地母亲最漂亮的首饰。

  一粒粒麦子,就是一滴滴心血,渗透我们辛苦却幸福的道路。

  一粒粒麦子,就是一个个音符,谱出这个季节最壮丽的乐章。

  正是麦子,哗啦啦飞出麦田,在你我温暖的家园静悄悄安居,亲热我们的肠胃,养育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共同做着甜蜜的梦呓。

  孩子,你在咀嚼馒头的同时,一定要想着亲人收获的众多麦子,感受生活的艰辛、生命的真谛!

 
编辑: 司庆元  稿源: 天水日报
七月的燃烧(组诗)   2014-07-01
秦州区中梁乡韩家湾村村民在麦田里喷药杀草(图)   2013-10-29
雨丝:麦田里的守望者   2011-09-13
清水前七月输转劳动力5.37万人   2011-09-06
秦州七月夏收忙   2009-07-20
七月的赞歌   2009-07-06
前七月我市工业生产增长16.1%   2008-08-18
火红的七月(外一首)   2007-07-02
守望麦田   2007-05-21
 
一版
要闻
二版
综合新闻
工商·企业 农村报道
财经消费 理论与实践
三版
雨丝 文化
社会 视觉
画廊 百姓
阅读 市民广场
人文天水
四版
国际、国内新闻
体育新闻 都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