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天水日报 > 三版 > 雨丝 正文

【雨丝】和民工兄弟过五一

来源: 天水日报  作者:   2015-05-05 15:23  编辑: 顾洋


  和民工兄弟过五一

  □翟杰

  小区的正对面,有几排高高的脚手架,脚手架上,经常忙碌着不少建筑工人。那天,我骑电动车出门,刚走到小区门口,车胎就没气了。四下张望,周围并没有修车摊。我只好一只手扶住车把,另一只手抬着车身往前走。走了几十米,我已经是气喘吁吁、腰酸腿疼了。这时,一句带着浓重外地口音的询问在我身后响起:“要帮忙吗?”我转头一看,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虽然头发和脸上布满了灰尘,但闪闪发光的眼睛显示出他的阳光、朝气。在他的帮助下,我把车子推到一个修车摊。等待修车的过程中,我和他闲聊起来,他叫小刘,来自安徽农村,和他一起出来打工的,还有同村的十几个人。

  前几天,我到菜市场买菜,正好碰见他。小刘看到我,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他告诉我,今天轮到他买菜,自己正为不知道吃什么而发愁呢。我对他说,难得今天你做一回主,何不趁这个机会改善一下伙食?小刘憨厚地一笑,说大伙儿有个约定,不管谁出来买菜,都得执行既定的伙食标准,钱不能随便乱花。我还想继续劝说,但看着身上满是泥点的他,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傍晚,我在家里忙活。一次不经意的转头,让我看到那些熟悉的身影正从工地往工棚走。想到马上就是劳动节了,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冒了出来。我站起身,来到超市,买了一些熟食和两瓶酒,然后直奔他们的工棚。我的出现显然出乎他们的意料,我把菜放在桌子上,边拧酒瓶盖边说:“咱们进进出出都一年多了,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邻居,还没在一起吃顿饭呢,小弟今天请客……”见他们还愣在那里,我又故意问道:“怎么?不欢迎啊?”听我这么一说,小刘赶紧接过话茬:“咋不欢迎!”他边说边张罗着其他人围坐起来。我给他们倒上酒,说:“快到劳动节了嘛,咱们聚在一起热闹热闹。”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平常不善言谈的他们,此刻的话都多了起来。老张咽了一口酒,说:“一转眼,出来打工都已经五年多了,这附近刚起来的大楼,我都曾参与盖过。”老张话音一落,小刘接茬道:“你儿子也快结婚了吧?”听小刘这么一说,老张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过一段时间,我就回去啦。钱也攒得差不多了,打算把家里的房子翻盖一下。”我正要说话,大辉站起来说:“你们聊着,我该去接儿子了。”大辉走后,小刘告诉我,大辉的妻子在附近一家超市做清洁工,夫妻俩不愿意让孩子做留守儿童,所以带着小家伙一起来到了这里。别看大辉两口子平时省吃俭用,可在孩子学习方面却很舍得花钱。这不,孩子参加的辅导班该放学了,大辉每天都去接他。我环顾了一下工棚,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起身告辞,他们把我送到大门口,感激的话说了一大堆。其中一个兄弟握着我的手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不敢相信,你能这么看得起俺们……”

  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天气微凉,但心情格外舒畅。我把手放进口袋里,感觉里面有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100元钱。昏暗的路灯下,我看着沾满了泥土的钱,心底里顿时氤氲出一阵芬芳……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