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天水日报 > 三版 > 雨丝 正文

【雨丝】母亲的花儿

来源: 天水日报  作者:   2015-05-05 15:23  编辑: 顾洋


  母亲的花儿

  □闫武装

  母亲去云妹妹工作的兰州市定居了。其实我知道,虽然那是省城,但年过六旬的母亲却多么希望久居故居,每个子女都如小时候一样紧紧围绕在她身边。但长大了的我们四海为家,一切已由不得她。

  半年多了,我只见过母亲两次。一次是年底出差去兰州,我与母亲只待了一顿饭的工夫。另一次是春节期间母亲与父亲去看望我九十多岁的外祖母,顺道来看我。

  母亲是去年夏末秋初离开这里去兰州的,走时正是炎夏炙烤大地的时候。父亲来过几次,再热再累都不忘去他们居住过的屋子给花浇水。我当时心疼父亲太累,还对他颇有埋怨,然而到开学初侄儿要去兰州上学,母亲终究要彻底离开这里时,我才惊讶地发现,母亲那些虽不名贵,甚至只能称作草一样的吊兰、对红、令箭、韭叶莲却一盆比一盆茁壮。我在百忙中再次给花儿浇了水,并小心翼翼、果断地掰下长得最茁壮的金钱树的一根枝条,才拉上门,将母亲的花儿依依不舍地留给了未知的世界。就像捧着母亲可爱的孩子似的,满心惆怅地回了家。

  自那时开始我的家里便多了一盆金钱树——母亲那算不上花的花儿。它好似一个可爱的宝宝呈现我的面前,仰着可爱的笑脸,挥舞灵动的手臂,哼着动听的歌儿,浑身上下透着无限机灵活泼的气息。那模样,让我不时想起母亲,想起她在我们成长的那些岁月里,一丝不苟地劳作的模样,想起我们在她的周围虽不富裕却开心地生活的点点滴滴。而卧室窗台那死而复生的绿苗儿则更是让我忆起我那不畏艰涩,悉心抚育我们成长,用她勤劳的双手换来我们美好生活的母亲。

  小时候,每到年节,母亲总给我们做新衣。那些由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总是充满春暖花开的气息。色彩总是亮丽的红,服装上总点缀有母亲用心绣成的花儿,这些不仅给我们清贫的童年带来一抹绚丽的色彩,一丝温馨的回忆,也无形中培养了我们动手动脑的能力。记忆中的母亲总是很忙,她是被服厂的计件临时工,为了多挣钱,努力让我们生活过好一点,她回家时也总是带些活儿,起早贪黑、争分夺秒地干,仿佛从来都没有半点空闲。但就是在那样的情境下,母亲却常常让我们穿得干干净净、有模有样。那些花儿,那些当年盛开在我与妹妹衣衫上的花儿,总是在过节前母亲忙完一切,别人都歇息的时候才做的。

  除了衣衫上的花儿,我们家的花园也总是盛开着各色的花朵。记得少年时,我们暂住在县城东边的一个小院里。虽然院落很小,但各色的花儿会从春一直开到秋,直到冬雪将它们一朵一朵覆盖。我想若非院子太小,母亲一定会将老家的梅也移植在那里,让我们的家园四季百花盛开。后来,我们搬进了宽敞明亮的家属楼。每每回家,我总发现家里盛开着一盆盆芬芳妩媚的花儿,那都是母亲的朋友们给母亲移栽的。再后来,那些花儿便越来越多,以至于父亲专门在阳台窗那开了个门,为母亲在阳台上开辟了一长约三米、宽一米左右的空中花园。

  如今,每每想念母亲,我便坐在阳台上,望着移栽在花盆中那虽很普通却有着独特意义的生命树。仿佛看到年轻的母亲又一次在希望的田野里挥汗耕耘,在我们朴素的衣衫上刺绣美丽的花朵,在那虽小却盛开花朵的院里给我们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在故居空中花园那缤纷的花朵间翘首我们的归来。

  我们每一个子女,都是母亲的花朵儿,只要我们能开心地生活,只要我们能常伴她身旁,母亲的家园就永远莺歌燕舞,鸟语花香!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