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天水日报 > 三版 > 阅读 正文

【阅读】最忆是秦州

来源: 天水日报  作者:   2015-08-21 11:09  编辑: 顾洋


  最忆是秦州

  ——读《松林回忆录》

  年前,有朋自西安来,捎回霍松林先生的《松林回忆录》。看着老先生扉页上给我的题赠,对九十来岁的霍老,心底唯有遥拜祝福了!

  去年春上,先生的伴侣胡主佑教授过世,夏天,我去看老人,似乎还在失亲之痛中,龙钟之躯,形单影只,令人扼腕。但说到天水的文事,尤其提到汪剑平、冯国瑞、王新令等文化先贤,却又语滔滔而情拳拳了。先生阅世经霜几近一个世纪,如今从腕下的字迹中,似乎依然看到老人内心的刚劲和生命的硬朗,我愈加感受到,唯其坚韧,才有生命的长度,人生的高度。

  《松林回忆录》洋洋三十多万言,就是一部承载着先生长度和高度的著述。先生近百年人生历程的自述,是我们认识一段文化历史和诸多学人的“窗口”,也是我们学习霍老,研究霍老,汲取文化营养,充实自己的引渡津梁。

  近百年的天水籍文化人中,前有冯国瑞独步学林,后有霍松林蜚声遐迩。他们都是行端表正,学精识远,诸艺荟萃,著述宏富,开启学风的“文宗”式人物。他们不独是天水的名片,而且是陕甘,乃至西北人的的骄傲。冯先生去世已五十来年,名山事业尚待深挖开掘;霍先生家居西安六十余载,文启三秦,教泽八方,桃李满天下,至今诲人不倦,滋兰树蕙。

  作为海内外著名的古典文学专家、文艺理论家、诗人、书法家,霍先生虽久居他乡,但乡音无改,乡情难忘。先生学如江海,我辈难测,唯有挹乡情一瓢,饮而清心润身了。

  先生在《松林回忆录》后记里开宗明义说:“人老念旧,经常思念父母,也怀念乡亲。没有父母的抚养、教育,哪有美好的今天!没有乡亲们的关爱、护持,也很难活到‘四人帮’垮台。‘文革’祸起,众乡亲即为我担忧。得知我的长子、女儿被打成‘黑五类’,插队后备受欺凌,即由大队书记出面,将孩子转到老家插队;又与公社联系,推荐女儿上甘肃师大、儿子上兰州大学。这不仅为孩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又给我以极大的精神支持,使我能够以百折不挠的勇气克服万难,活出十年浩劫。”秦州文化哺育了先生,故乡亲人牵挂着先生,先生平生最忆是秦州,不遗余力为家乡奉献智慧和力量。

  翰墨因缘旧,先生乡情浓。1988年端阳节,应天水市之邀,霍先生作《祭天水伏羲庙文》,并为伏羲庙太极殿撰写楹联;卦台山的伏羲庙联、《伏羲庙碑记》,也出自先生之手。此后,凡与伏羲文化有关的诗文和书法,霍先生都满含深情撰写。另外,还有天水“龙园”的长联,南郭寺的《天水诗圣碑林序》,麦积山于右任撰书“艺并莫高窟,文传庾子山”碑记,凤凰山的诗词联匾等,给天水留下的墨宝不胜枚举。作为学者、诗人、书法家,霍先生都是自撰自书,书文双妙,用心血浇铸着故乡的风物,弘扬祖德,使山川增色。

  作为中国杜甫研究会会长,1996年,霍老特意将第二届国际杜诗研讨会放在家乡天水召开。霍先生自小受父亲影响,熟吟杜甫的《秦州杂诗》。在上中央大学期间,他不仅作诗学杜甫,而且研究杜诗,发表了《杜甫在秦州》等论文。他的老师朱东润在《杜甫叙论》中说:“乾元二年是一座大关,在这以前,杜甫的诗还没超过唐代其他的诗人,在这年以后,唐代的诗人便很少有超过杜甫的了。”乾元二年(759),杜甫在秦州,其陇右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杜甫与秦州有不解之缘,让世人了解秦州,认识杜甫,是霍老的心愿。

  先生和书籍有深厚的情感。他忆及童年随父亲念书时的温馨,宛若昨日,情难自已。少年时在城南公园天水县图书馆“每个星期天都去借书读,坐在楼上紧靠南窗的桌案前,窗外柳浪浮翠,远处便是当年杜甫行吟的‘山头南郭寺’。读读书,望望窗外,不禁悠然神往。”又忆及寄宿在天水名士王新令家,与王无怠在“留月楼”深夜共读的情景,一往情深。霍先生回忆:“天水市也是我念念不忘的故乡。我在这里上初中、上高中,教小学、教中学,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书是开启先生智慧的钥匙,他也希望自己心灵抚慰过的藏书有益于家乡。前些年,先生将三千多册图书、七十七件书画和一百多盒音响资料及其他文献,捐献给天水师院。

  《松林回忆录》让我们走进一段历史,走进一个世纪的学林,走进霍老眼中的秦州。回忆能延长人的思维,满含深情的回忆,矫若惊鸿,宛若游龙,思维的灵光直冲云霄。

  世界上大约有三种人长寿,一类是穷乡僻壤中的劳动者,他们粗茶淡饭,过得简单,自得其乐;再一类是远离尘嚣的修行者,“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第三类便是富有智慧的文化老人。他们有共同的特点:简单,包容,乐观,善良,自有一种精神周流于身。我见过的一些文化老人,耄耋之年皆有清晰的头脑,对世界、对人生皆存感念,护持善念!知识让人增慧,也使人长寿!

  一个老人是一座图书馆。像霍老这样的文化老人,一下子能读得完吗?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