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天水日报 > 三版 > 雨丝 正文

【雨丝】记忆中的秦腔 

来源: 天水日报  作者: □张岗利   2015-10-13 11:24  编辑: 顾洋


记忆中的秦腔 

  

  在儿时记忆中,行走三秦大地,到处流溢着秦腔的旋律。少盐寡醋没辣子可以凑合,生活中没有秦腔却没法过。生子呱呱坠地,满月时以秦腔迎接;成人过寿,都要请自乐班助兴;老者去世,更要唱大戏热热闹闹送行。乔迁新居,子女升学,也要唱折子戏祝贺。有了秦腔,黄土高原的春天才会到来。

  还记得,奶奶每次看秦腔《铡美案》,秦香莲质问陈世美时那场戏,她总会停下手里的活,凑近银幕、仔细聆听。我经常笑她,都看了多少遍了,怎么还那么痴迷,她笑而不语。不同的剧情,雷同的评价,我早就习惯了听她说。至此,小时候一看到秦香莲拖儿带女出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知道后面还会有闯宫、杀庙、三对面……我嘴里骂骂咧咧地走出门去,大声喊一句:“我不管,回来还没演完我就要看我的动画片了。”结果出去疯了一圈回来,秦香莲还在告状……

  很小的时候,在只有磁带的那个年代,每天叫醒我,确切地说吵醒我的是录音机里咿呀呀的《三堂会审》,每次我都会捂着被子表示抗议,但当听到奶奶竟然附和着唱了起来,我就知道我的反抗无效。再后来,就有了VCD,那些烂熟于心的台词开始有了画面,也确实着迷了一段时间,可那个着迷于秦腔的我显得特别另类,身边除了奶奶没人愿意和我去讨论苏三是谁,或者韩琦是什么时候死的,久了我就再也不看了,于是试图带着从同学那借的偶像剧和流行歌曲的碟,兴冲冲地跑回家去看,然后又被《三滴血》噎了回去。

  虽然不喜欢听戏,但每年春天的看戏对我来说是最盛大的节日,每到那个时候,陈旧了一年的戏台都会被隆重装饰,我们总是倒计时期待那一天的到来,然后盛装打扮,带着零花钱,呼朋唤友,一起去看那场等了一年的戏。说是去看戏,其实从来都不会瞅一眼台上在演什么,只是任那节奏不经意就流成一条记忆的长河,在以后岁月里,一听到那旋律,仿若又回到了儿时。

  我真正开始听戏是去年,不能算是迷上了它,只能说是喜欢,可能连喜欢也算不上,只是迷恋它的味道,在二胡拉起的那一瞬,能让思绪瞬间转移,回到几千里之外的故土。

  今夜秦腔自黄土高原而来,穿越千山万水,河流是调、山岳是鼓,一座座城市是观众,迟眠的人,便是见证人。愿那片土地安康,那片土地上的人安宁,不知它可曾听到远出游子呼唤的声音响彻大江南北。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